知春
季鑫

2021. 布面油画. 190×150cm.

紫与蓝
季鑫

2021. 布面油画. 120×90cm.

郊外阅读
季鑫

2021. 布面油画. 150×120cm.

都市郁金香
季鑫

2021. 布面油画. 120×90cm.

新月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90×150cm.

湖畔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90×240cm.

拂晓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65×190cm.

有富士山的房间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50×120cm.

橘光与蓝猫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20×90cm.

落地灯与鸢尾花
季鑫

2020. 布面油画. 180×120cm.

午后
季鑫

2021.布面油画. 130×90cm.

蜂巢当代艺术中心荣幸的宣布将于2021年9月11日至11月7日,在主展厅A厅推出季鑫的最新个展“出神午后”。展览由蜂巢当代艺术中心策展人赵小丹策划。此次展览是季鑫继“夜莺”(2014)、“幕间”(2016)、“弥园”(2018)后在蜂巢的第四次个展,将呈现艺术家近两年来的最新创作。出生于1988年的季鑫,2013年获中国美院油画系硕士学位,曾赴法国巴黎进行艺术交流,是中国新一代备受瞩目的绘画艺术家。作品被纳入龙美术馆、宝龙美术馆、德基美术馆、金鹰美术馆、X美术馆、潇当代美术馆等重要艺术机构及个人的收藏。

 

媒体洪流所产生的碎片讯息不断分割着作为主体的人之主体性,内里被灌满既定的事物,浇铸出诸多类型化的模板,构成了现代社会的表象。不可否认,我们正在迈入马尔库塞所描述的社会形态当中,成为单向度的、抑制了自由和创造力,推动轮毂向更快处转动的一个分子。生产的号角在发达的虚拟土壤时而高唱、时而低吟,摄取主体并将其转化为生产力。而属于生产时间之外的自省时刻,则被快速扩张的快乐产业所笼罩,进入现代社会的迷雾,直至主体消失。

 

在注意力经济时代,疫情的短暂阻隔并未在根本上制止愈发扩张的现代穹顶,在增减往复的数据中,无关痛痒的反省很快又要被加速的时代列车冲溃掉。成为列车穿梭而过时候的短暂映象,或许就要成为主体曾经存在所有时刻的表征。主体如何明证自身,通过可被串联的记忆,那些一个气味或者一段旋律就可以牵引出的“普鲁斯特时刻”,这些线索将我们从最近的和最久远的过去相连,在这个时刻,我们的现在蘸满了过去的痕迹——一段独属于个人的历史由此明示。正如物理学家卡洛·罗维利在《时间的秩序》写到的:“记忆把分散在时间中的过程联结在一起,而这些过程组成了我们”。

 

如果说我们在体验现代性时感受到了强烈的创新、转瞬即逝和混乱的改变,那么它同时也滋养了对稳定性和延续性的各种渴望。在既存的文化结构中,司空见惯有关进化和革命的隐喻,与普遍的俄狄浦斯式的代际冲突相互勾连。在整体的历史进程中,女性被放入无时间的区域,尽管近来的许多时刻,女性主义试图为自身的目的重新打造历史和进步的观念,但同时也受到了固有框架的影响。在现有的象征和体制结构之外,齐美尔构想了一种真实的、自主的,那种象征着失落的前工业时代生生不息有机社会的气质,他认为在原始的社会分工中女性与居家有着天然的关联,那种基于自然的统一性,构成了女性本质的全部深邃和美。

 

季鑫作品呈现的怀旧姿态,是对理想化过去的悼念。在这一层面,季鑫的作品与齐美尔的指向不谋而合。沿着季鑫的路径我们踏入的,是一个在现实中不断滋长的白日梦,这种体验就如同阅读了一本小说,文字中提供的元素经由阅读人的转化,变成了一个真切的存在,一个暂时的庇护所,一面镜子或者一段模拟他者存在之后自我印证的体验。大多数人经由狭小通道所经历的短暂时刻,对于季鑫而言,是一个值得开拓的广阔天地。绘画成为了季鑫穿过现代迷雾,在寻找实存路上创造出的实存。在这个过程中,艺术家创造出的那个极其个人化的世界,在我们面前铺陈开来。

公众号名称:HIVEART2013